野狗、冲击、全能、性病等也都和我们一齐出发了

  • A+
所属分类:经济学原理

  “DJ,告诉政府军不要扫射尸体堆,我们在里面!”我一面对DJ大叫,一面将数个对我扫射的政府军枪手击毙。如此一来反而引来更猛烈的攻击,数个政府军军人发现了我,端着枪冲了过来!
  “Dog of war就是雇佣军!也就是大家说的战争野狗,闻着硝烟、追踪战火的杀戮机器。战争的挑动者!血腥的享受者!”那个男人一脸不友善地说出一串听起来很Cool的词,“宛儿,你的朋友很厉害嘛!你怎么认识他的?”
  “Fuck you!”大家回应我的问候。
  “Fuck you!”屠夫一下子跳了出来,“Whod fucking told you that Im a gay?You want to die?Fucker!”这时我才回过劲来,发现刚才他们两个说的是中国话。 狼群(1) 浴血重生
  “Fuck you!”一群人叫嚣道,“你他妈的最误事了!整天砍来削去的,抓个人就剥皮抽筋,你不要害我们才对!” 楔子(3) 作者 : 刺血
  “Fuck you!Fuck you!……”我只能虚弱地一直重复一句话,我连基本的思考都没有了,满脑子都像针扎一样。
  “Fuck you!你死我都不会死!”快慢机骂道。
  “Fuck!”顿时军靴乱飞,倒霉的家伙被砸得满头包,然后大家在微笑中进入梦乡……清晨5点。军营的停机坪前,我们已经列队准备出发,这一次由于害怕碰到的是比较大的佣兵团,所以我们出动的人员数量非常大,我来到康哥拉基地才认识的野狗、冲击、全能、性病等也都和我们一齐出发了,两个队长带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Fuck!”说这么不中听的话,好像我一个人出去就一定会死一样。这么狠心给我下这么危险的任务,要不是当时他救过我,我就要和他单挑,尻!
  “Fuck!不可能,除非你生下来就会跑,断了奶就会拿枪。还没成年装什么老资格!”虽然我比她大不了几岁,但我就是不信有她说得那么夸张。
  “Fuck!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我拾起边上的AUG指着她叫道。
  “Ghoul!Ghoul!Ghoul!”他们一伙人举着枪一齐大叫了起来。叫完还朝天鸣枪庆祝,把边上的人都吓了一跳。神父摇摇头慢慢地走开了,好像他已经预见到我的悲惨命运似的。
  “Ghoul!Ghoul!Ghoul!……”大家躺在地上大声欢呼着。
  “Ghoul!我们去哪里吃饭啊?”狼人捣捣我的小腹,正捣在我刚好的伤口上。
  “Ghoul,没想到你连将近50岁的老人都不放过,你好残忍啊!”我正高兴的时候,扳机在边上浇了我一头凉水。
  “Good luck!记住!战场就是佣兵的训练场!”说完快慢机慢悠悠地走向基地,而我愣在那儿半天没回过神来,怎么着?这就得在外面待七天?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Hooah!”
  “Lilu,好好照顾我的朋友!你可赚到了。噢……嗬!……”背后的人又无耻地叫喧起来。
  “No,Sir!我觉得我能撑下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拿中国人这么大的帽子来压我。
  “Oh!Im come from China!What can I do for you?(我从中国来,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把我从震惊中惊醒。
  “OK!大家回去自己上药。司令,既然你对任务结果感到满意,那和约就算完成了,我们要去休息了。”队长对司令说。
  “OK!加快动作。5分钟后我们出发。我已经发信号让鹰眼无论如何也要突入进来,带走一些伤员,不然我们人太多了。这次的任务很艰巨,大家小心啊!”队长补充一句就让大家赶快准备。
  “OK!听着特斯,我不想知道为什么你总是针对我!但是如果上帝保佑让我在战场上见到你,我一定砍掉你的四肢,用根木桩从你屁眼里插进去直到从你喉咙里伸出来,然后立在粪池里!”我用我在扶南丛林里见到的场景吓唬他,然后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中走了出去。在门口远远见杰森上尉走了过来,我对他伸出中指,哈哈!反正再也见不到你了,也不怕你咬我。爽!
  “OK!我看看,McMillan TAC50,STEYR SSG69,PSG1,HK21,HK23,M249,MP5K,FIVESEVEN,MK23改15发装弹。看来你是准备长时间吃这一行饭了。”天才大略扫了一眼,“你要的东西有些是禁止交易的东西,不好搞啊!”
  “OK!我们走!”全队加快速度前进。
  “OK,快慢机,警戒哨。先锋,屠夫,底火,掩体。大熊,医生,北屋,恶魔,牛仔,刑天西屋,其他跟我走。先用手雷,等我命令,Go!”队长一声令下,所有人摸向敌人营地。
  “OK。我们来补习一下战场上的常识。树木,通常利用其背敌面隐蔽身体,依其右后侧做射击依托。利用大树时,可取立、跪、卧等姿势;利用小树后,通常采取卧姿……如果你在树林中迷路的话,就把手表水平放置,将时针指示的(24小时制)时间数减半后的位置朝向太阳,表盘上12点时刻度所指示的方向就是概略北方。假如现在时间是16时,则手表8时的刻度指向太阳,12时刻度所指的就是北方……如果身上的东西吃完了,我建议你先吃带肉的,再吃昆虫,如果都没有了再挑植物吃,这是能吃的图表。我提一句,蜈蚣的味道可真不怎么样。蚂蚁炒香菇的味道好极了!最好不要饮用从杂草中流出的水,而以从断崖或岩石中流出的清水为佳……”我想任何人在熟睡中被人摔在地上,然后捆着你跑上10公里,被拿枪逼着做100个掌上压,100个仰卧起坐,再来一系列的战术训练后,收起你30秒内未吃完的午饭,再饿着肚子忍受一个长得不招人喜爱的家伙念叨一下午后,心情都会像我一样“不佳”。何况晚上还有一顿加餐等我,而且被告知这还是因为我受伤的优待……
  “OK。现在,先锋,你在前面开路,其他人在后面跟上,不要碰任何东西!明白吗?”队长下达命令。 狼群(1) 浴血重生
  “Redback,来一下!”我轻轻地招了招手,把她叫了过来。虽然我们两个有了亲密关系,但Redback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真是摸不透。 楔子(4) 作者 : 刺血
  “Redback是赤背毒蛛的意思。赤背毒蛛是澳洲特产的一种巨毒蜘蛛,是世界四大毒蛛之一,被它咬中半个小时内会全身剧痛,抽搐而死。你由此可以想像她的手段了吧。”医生很阴森地说道。
  “RPG!”我大声叫着又一头扎回地上。
  “Shit!”没有办法,我只好指指他们两个又指了指我,然后用手指做出了约定地点的四个首字母样的手式,他们点了点头向约定地点方向跑去,我在后面也跟着穿房跳脊地跑去。
  “Shit!真倒霉!……”其他男兵都从兜里开始掏钱。
  “Show time!”队长叫道,“掩护队先走!狙击队断后!草丛是很好的掩护!Lets move(马上行动)!”
  “Show time(演出时间到)!”大熊笑道。
  “Sir!我……”我不知应该说什么,敬了个军礼傻傻地愣在那儿了。
  “Sir,我们在给刑天庆祝他获得绰号呢。”牛仔在边上笑嘻嘻的,他也受了伤,胳膊缠着绷带挂在胸前。“队长,我们每次有新兵得绰号都要庆祝的,当年你……”
  “Sniper!9 Clock!(狙击手!9点钟方向!)”我在无线电中大叫道。所有人马上躲进了草丛,只有四个工人还傻愣在那儿,我和狼人跑出去一人两个夹在肋下跑了回来。
  “Sniper(狙击手)!”军官大叫道。
  “Thats perfect(那就好)!Thats perfect!”听到他不是同性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我咬了一口手里的肉,嗯,真香!
  “Woo!我们的中国小子要退训了。哈哈!真是个没种的家伙!”他总爱针对我。
  “Woo,Woo……Woo……看看我们这儿有什么?一个中国佬!”一个高瘦的白种人带着一帮人向我走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