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儿童都有许多未被认识的感觉

  • A+
所属分类:经济学原理

  的确,儿童都有许多未被认识的感觉。但是任何未被认识的感觉,如果硬要表现出来的话,只会被人视为“神经紧张”或“烦躁不安”。我们的确认识了某些感觉,但随着我们的成长,精神上或心灵上的这类骚扰便会一一与那些相应的、已被认知了的感觉模式联系在一起。否则,这类感觉只能归属到“神经质”那类里去了。
  的确,谁也无法给它下定义。一个谁也无法下定义的词,就根本不是词,它只是一种声音,一种形状,就像“砰”,或“啦”,或“嗯”。
  等待大动荡是无济于事的。我们不能说:“噢,这世界不是我创造的,因此怎样修补不由我决定,那是时间和事变的事儿。”不,时间和事变什么作用也不起,一次大的动荡之后,人只会变得更糟。那些从革命的恐怖中“逃”出来的俄国人,大多已不再称得上是人了。人的尊严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垮掉的行尸走肉,还在那儿解嘲说:“看看我,我还活着,还能吃更多的香肠。”
  动荡救不了人类。几乎每次动荡以后,人们灵魂中那些正直和自豪便会在灾难的恐慌中消失殆尽,使人成为痛苦而孱弱的动物,耻辱的化身,什么也干不了。这便是动荡带来的最大危险,特别在信仰出现危机的今天更是如此。人丧失了信念和勇气,无法使自己的灵魂始终保持清醒、激奋,不受破坏。接下去,便是漫长的忍辱负重。
  对此,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你无法维持现状,因为这个侏儒机器人——“好人”已经死了,在伟大的拯救民主的战争中我们已及时地、毫不留情地把他杀死了。他死了,你不能阻止他腐烂解体,你不能。
  对精神分析方法的批评就谈这一些。
  对男人来说,这是一次思想的探险,他以身躯和血液在冒险。他退回去,触摸到了他意识中的那块黑石头。在新的探险中,他变得敢于思考了,他敢于思考自己业已完成的或业已经历的一切。从敢于思考开始,他进一步探险下去,最后终于有了认识。
  对人性的爱和真实温暖的个人的爱是一样的吗?废话!这是我们暖和日子里的月光,一种可憎的反射。人性和个人的存在一样吗?我们知道它只是一只面具而已。观念论和创造论一样吗?胡说!观念论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般的人类机器的计划表,由历史这个伟大的绘图员制成。给上帝一副圆规,就能使设计图测量完成。多么令人难堪的废话!好像上帝是从一副圆规开始造物似的。倒不如像卡莱尔那样,说人是一个叉开双腿的小萝卜。它比圆规什么的说法更有道理。
  对生命,我们必须放弃自己的意志,默认它并与它一致。如果我们兀自站立,我们就将被排斥,被从生活中驱赶出去。生命的服务是自觉自愿的。
  对所有的认识来说都是如此。当你去探索一滴水的化学结构时,你的知识之河就在你不知不觉中无可奈何地蜿蜒流入一片模糊的大海里——这便是谜。你去研究它,追踪它,直到获得某个神秘而不规则的能量原子或力的单位。可它们从你的眼皮底下“噗”地一声化为乌有,仅留给你一个空洞的字眼。
  对她和他来说,总是险象环生。冒险,历险,承受血液变化带来的折磨和喜悦。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会慢慢地、慢慢地体验一种伟大的觉醒,一种最后历险和觉醒的经验,意识方面完全的觉醒。如果你是个女人,便有一种奇怪的、昏昏欲睡的蛇性觉醒,一种不思而知的直觉。
  对一个又穷又蠢的人来说,其不幸就在于他在一大堆感情中只选择了一种,说,我只要这选择了的美妙的感情。而你,也只能拥有这些选择了的美妙的感情。应该说,在感情之锅煮沸或爆炸之前,那种选择还是不错的。
  对于文学与艺术,劳伦斯指点出是什么使它们成为活着的东西。“如果那个银行职员真正对他的帽子有兴趣,如果他同帽子建立一种活生生的关系,戴着新草帽走出商店,神采奕奕,俨然换了一个人,那样的话,帽子才算有了生命。妓女也一样。如果一个男人同她建立了一种活生生的关系,即使只有那么一瞬间,那也是生命。”“如果一部小说揭示了真实而生动的关系,那就是一部有道德的作品,无论涉及的是怎样的关系。如果小说家尊敬这种关系,那写出来的就是一部不朽的作品。”……
  对这个已知的我来说,任何事物的存在都同认识有关,人便是我所认识的人,英格兰便是我所认识的英格兰,我便是我所认识的我。伯克利大主教说的完全有道理:事物只存在于我们自己的意识之中。对已知的我来说,我认识之外的一切皆不存在。不错,我总是在那儿补充我所认识的一切。但那只是因为,在我看来,知识会繁殖知识,一种认识会导致另一种认识,而不是因为有什么知识是从外部进来的。这个外部是没有的,只有更多有待补充的知识。
  多少年来,人们把这样的一个标签贴到劳伦斯身上——性爱小说作家!于是人们对劳伦斯的认识完成了,终结了,再没有可能多看一眼,这个“性爱小说作家”到底在说些什么。
  而这就可能打破我们健全的大脑赖以生存的灵与肉之间的自然和谐,我们的大众会马上因此而变得神经不正常。
  乏味的伦敦
  附录:劳伦斯著作年表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